九倦猫和

你送给我的玫瑰,它们花瓣凋落的声音让我一直醒着。

「黄少天x你」雨后(1)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晏清的点文!!!

☆黑道pa!擅自加了骨科!



阴暗潮湿的审讯室里,你被绑在十字状的刑架上,制服的白衬衫上斑斑血迹已是干涸,滴滴答答的水从发梢滴下来。

……好痛。这是你清醒后的第一个反应。

唇齿间是咸味,这群人想必为了让你清醒给你泼了盐水。他们大概认为,你这样的十六岁少女是扛不住这样的折磨而被迫说出黄少天的行踪的。

可惜,他们低估了你。

你半睁开眼,面前的视线模模糊糊的使人看不大清楚,过了一会儿才完全的清晰起来。没有人站在你的身前,也没有人用各种刑具折磨你,更没有人逼问你黄少天在哪里。

……怎么回事。

外面突兀地传来几声枪声,一下激醒了你迟钝的神经。黄少天向来张扬,就连枪声也是与众不同,总是像烟花般怦然炸开,至少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人能与他的枪声相同。

你费力地抬起头,有匆忙凌乱的脚步声,有一声愤怒极了的低吼:“我妹妹呢?!妈的!”

真吵,你混沌不清的想。随即在有人一脚踹开铁门时,终于阖上了眼。



你和黄少天是兄妹。

当年战乱,你和黄少天互相扶持着从废墟中爬出来。黄少天彼时十一岁,你四岁,还只会揪着他的衣角,稚声叫他哥哥,一连就是好几声,活像一只狼狈又可爱的小鸡。

他抓着你的手,带你逃过那群凶狠的敌军,直到逃到一处隐秘的小巷里。在夜空下,极其认真地盯着你,瞳仁里像有粲然的星辰。你那时年幼不懂事,扒着他叫哥哥。

他说:“我一定会让你过的特别好。你信不信哥哥?”

你懵懂地点点头,黄少天把你抱住。莲藕团子一样的你在他肮脏的衣襟前不知所措,只听见孩童隐忍的哭声。


“……啊啊啊队长我妹还不醒?!都三天了!”

“不要着急,她受了两三周的折磨,是要好好睡一觉的。稍安勿躁。”

在两个男人的交谈声中,你模模糊糊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前的先是一片莹白,然后是黄少天的脸,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那群人把你折磨了这么久我才来找你是哥哥的错,吃不吃叉烧包?”黄少天的一通话把你从幼年时的回忆拉回现实。

你说:“黄少天你太吵了,安静一点。”

黄少天识相的闭嘴,喻文州在旁边温和地道,“既然这样我就出去了。”

他合门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你和黄少天两个人,黄少天给你专心剥叉烧包底下防粘的纸,见你默然不语的模样,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事吧……?这次是我错了,没考虑周全就去了别市。”

“不是你的错。”你说,“我也不知道夏令营这么早结束。”

房间里又陷入沉寂。

你和黄少天固然是兄妹,可这么四五年除了冷冰冰的钱与信息,或者你回家后留下的纸条之外便再没有什么联系。偶尔的见面也只是说几句话,这次你去夏令营,他倒是罕见地赶回来,十分歉疚地和你道歉,说这个暑假恐怕又不能陪你。

可他妈的谁在乎这些。都已经习惯了。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