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倦猫和

你送给我的玫瑰,它们花瓣凋落的声音让我一直醒着。

【all你】滥情病毒(1)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企划戳这里末日病毒研究所

01

公元2015年,末日病毒爆发,十种奇异的病毒横行世间。

一个名叫末日病毒研究所的机构出现在惶恐不安的世人面前,宣称他们将会全力以赴地拯救人类。

02

将一个患上摄变病毒的载体抓到单独的隔离室后,你虚脱而疲倦地靠在墙上,随即却又不得不迈动沉重的步伐前往角落尽头的消毒室进行消毒。尽管摄变病毒只通过血液传播,但人们对于末日病毒的了解还是太过片面,谁都无法断定,摄变病毒只有这一种传播的方式。

医疗部的人穿着隔离服,拉开了消毒室的大门。

消毒室内分为三十个房间,你随手挑选了一个房间。接下来是三十三道繁琐的消毒程序,你心不在焉地想着,拉开了一个房间的门——

房间内的一个背影错愕地回过了头,你几乎是立刻退后三步,拔出腰间的枪支。总会有那么几个蒙混过关进来消毒室,妄图通过消毒来治愈自己身上的末日病毒的人,难保面前这个不会是。

他与你对视。那人带着一副眼镜,瞳仁是深邃的黑色,表面温和得风平浪静,实则掩着下面的惊涛骇浪。他半赤/裸的身躯是清瘦而有力的,你一时竟做不出更多的反应来。

他就这样凝视着你,随即他唇角勾起抱歉的笑,“不好意思,是我忘记锁门。”他迅速穿好衣服,从一旁的架子上将一个洁白的工作牌展给你看。

上面用冰冷而不带人情味的端方字体写着——

实验部,A00011号部员,林敬言。

你愕然地点头,随即才想起要说一声抱歉,“抱歉……是我唐突了。”你摘下胸前的工作牌同样展给他看

“前辈抱歉。”

他温和地笑笑,“没关系,顶多是再消毒一次。”

你知道消毒一次的程序是多么麻烦,你仅经历过几次便觉得繁琐得不像话,你只得又鞠躬,“非常……抱歉!”

你站在消毒间里,按照墙上贴的那张报上的流程一丝不苟地给自己消毒。隔壁房间是刚才那位前辈——林敬言的消毒间,此时一点声响也没有,你很有几分担心,随即又想到这消毒间是什么都防,能有声音才怪。

你努力地回忆着林敬言这个名字,有前20号的排名的,一定是资历很老的人了。可是他看起来顶多也不过二十四五岁,除了过分温文尔雅的气质让他的年龄看起来已有三十,但他的证件照很年轻。

你结束最后一道消毒流程,穿好黑色的作战服和隔离服,推开了消毒间的门。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的门也开了。林敬言朝你笑了笑,你也只得尴尬地笑笑,和他一同出了消毒室。消毒室的走廊上是一些实验部的人,大多都是将要接任务和接完任务的人,前往实验部本部进行报备。

你们二人就这样并肩走着。

气氛过于尴尬。林敬言想必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温和地开口:“你是新人吗?”

“啊是的……”你抿了抿唇,“刚刚进来没多久。”

林敬言笑起来,“不要为之前的事介怀了,把我当个普通的前辈就好。”

“谢谢前辈。”

你们的气氛也不再那么尴尬,直到林敬言走到训练室,他才抱歉道:“我今天还有训练。”

这才算完。

-tbc-

末日病毒研究所企划首发,有丢丢紧张。

我是我们组里头唯一玩修罗场的,埋了伏笔,然后和组里好几个太太用了同一个世界观,就是说我们之间的女主会客串对方的文,一起埋下伏笔,所以大家可以一起看。(我的重点是快催更啊!!)

不会坑的,坑了他们会把我拍在墙上,抠都抠不出来。

评论(2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