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倦猫和

你送给我的玫瑰,它们花瓣凋落的声音让我一直醒着。

「孙哲平x你」几多欢喜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德骨避雷注意


你时隔多年后再度见到了孙哲平。

仍是刀削般的面部轮廓,眸里带着那股永不退缩的精神气,一身黑色的风衣,垂头玩着手机。

你怔了怔,本想直直略过他便走,不想孙哲平却突然抬起头,握住你的手,手腕间缚着的纱布让你没敢太用力甩开。

“回来了?”

孙哲平语气浅淡地问你,稀疏平常得似乎在问你你吃了没,对妹妹来说这问候没问题,对前女友说这问候,半带威胁又有胁迫。

“是啊。”你也只得挺直背脊,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时隔六年才一劲儿涌出的情感压回去,“兄长,早。”

仿佛石金相磕,气氛霎时凝固在人来人往的机场。

“早。”半响孙哲平才咬着牙憋出一个字,接过你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你跟在他身后,默不作声。

孙哲平开了辆普普通通的旧车,那车的风格实属不像孙哲平的手笔,你就要拉开后座的车门,却被孙哲平拉了回来,你被迫和他对视。

“就这么想躲着我么?”孙哲平一字一句地说,“亲爱的妹妹。”

字字诛心。

他的眸光太逼人,你别开脸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在孙哲平旁,行李箱丢在后座。

孙哲平就算开辆小破车也能开出法拉利的风范,他没关窗,耳边是倏倏风声。你垂着眼看车中的角色挂件,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便是当时孙哲平买给你的车了。

那年孙哲平二十岁,手中刚有点钱,便迫不及待买了辆车给你,彼时你还在K市读大学,连驾照都没考,他却拍拍那辆车说没事,我当你司机。

呼——你深吸一口气,孙哲平转头看你,眸光黯了黯,很快又恢复往日灼人。

“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出乎意料地,他问了你一句,手随意搭在方向盘上。

你掀眸看他,觉得这问题实在可笑。孙家老爷子已经八旬,几个儿女忙着争抢他的财产,可谁都知道他最中意的两个人选是长孙孙哲平,和刚寻回来的次孙女,也就是你。

按理说你这次回国本就是要看看孙老爷子,不成想孙老爷子不知你们的过往,让孙哲平来接你。

“看看爷爷。”

孙哲平握紧方向盘,骨节分明的右手上指节泛白,他冷声问道:“没有别的打算么。”

“什么打算。”

你转头看他。

“孙哲平,你不会真以为,我要和你争那些家产吧。”

孙哲平面色铁青,车一转弯停下,你被这转折弄的措手不及,他却俯下身,捏住你的下颔。

“搞笑死了。”

他逼近你,黑色瞳仁里深不见底。

“孙哲平——你这是干什么!”你撇开他的右手腕,“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也知道我们分手了?”孙哲平轻笑一声,捏住你下颔的左手力道更重些,“那你又何苦和老爷子扯上那点屁大的祖孙关系。”

你默了下。

“……那又怎么样。”你听见自己说,“为了钱,我怎么样都可以。”

孙哲平的怒意似更加几分,你的下颔生疼。

随即他便覆上你的唇,撬开你的牙齿,逼迫你和他舌吻,孙哲平口腔里有浅淡的烟草味,你被吻的头晕眼花,他却仍不松口,直至他咬了一口你的唇,才松了口。

“记住了,我不会让你忘掉我的。”孙哲平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亲爱的,妹妹。”

他推了车门离开,留你狼狈地靠在车椅上,良久才挪了位置去开车。你早就不是那个他一告而别几天就不知所措的小姑娘了。

孙哲平站在远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可它,吸了一口,又咳嗽起来。

“妈的……”孙哲平低声喃喃,“你总会是我的。”







你凭着记忆开到孙宅,孙老爷子看到你笑得红光满面,没看见孙哲平也没觉得如何诧异,只骂孙哲平不负责。

其实当时是你不告而别。

你不合时宜地想。

晚上你谢绝孙老爷子留宿邀请,拎着行李箱打了辆车就要去酒店,却不想在酒店门口却又被孙哲平堵住。

孙哲平一步步把你逼到墙角,你被动极了,直至被困在那点狭小的空间里。

“怎么不逃了。”

“逃了也没用,”你平淡地叙述,“逃了六年不还是被你抓回来了吗。”

他低笑一声。

其实他也想起第三赛季决赛的前晚,他兴致来了非要来一次,你数落他好好比赛,别被这些事分了心,紧接着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孙哲平大费周折找了一晚上,没想到你就蹲在酒店的自助餐厅里大吃特吃。

“逃远了也没用,你总会找到我的呀。”

那年你十八岁,弯眸笑的样子真好看。

如今你二十七岁,却语气平淡地叙说着曾经的往事。

他俯下身去吻你,你本就是故作淡定,此时也不得不逢场作戏,接受了这个吻。

这个吻很浅,仿佛只在唇边覆上层蜜糖。

“我们是兄妹。”

你也不得不出提醒孙哲平,孙哲平脸色略沉三分。

“那又如何。”孙哲平说,一如那晚你哭着告诉孙哲平我们是兄妹,不能恋爱了,他抬起你的下颔,擦去那些泪痕,说,那又如何,没关系的。

他再度俯身吻住你,你总算回应——咬了他一口,推开他头也不回的进了酒店。

“你总会是我的。”

你听到他在你背后低声说。

评论(13)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