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倦猫和

你送给我的玫瑰,它们花瓣凋落的声音让我一直醒着。

「喻文州x你」小朋友(上)

☆严重ooc并且私设如山

☆旧文重修



01

“早。”

喻文州颔首对你笑道,你努力抑制住活跃的面部表情和脱口而出的“早早早呀喻队”,对他温温和和地浅笑一下。

“喻队您早。”

你和喻文州擦肩而过,蹬着高跟鞋又持续处于减肥低迷状态的你甚至能闻到喻文州发梢的清香,你悄悄地红了脸。

今天的喻队,也是那么苏!

“想什么呢?”

部门主管把报告卷起来,敲了一下你的脑袋,你佯装疼痛,捂住脑袋哀嚎,“疼疼疼,姐你就不能轻点吗?”

“这么早发什么呆呢?”主管毫不客气地说道,“今天宣传片还得赶,否则就赶不上总决赛了。”

“大姐大你也知道早啊……”你嘟嘴,“这么早就叫我来加班真的好吗?我还没吃早饭,而且……”

你注意到主管正在用眼神示意你看看身后,你回过身看见喻文州靠在墙边,正在和路过的训练营小新人温温和和地嘱咐着。

看吧,我喜欢的人就是这么好。你心中莫名升起一种自家孩子长大成人的自豪感,然后被大姐大再次赏个爆栗。

“看见没,人家喻队刚比完赛还训练,你心里就没点逼数?”主管没压低声音,大嗓门在清晨冷清的走廊下悠悠然回荡。

你低着头不敢去看主管,你明白主管是为你好,话不中听但句句实用。虽然……你偷偷瞥了一眼主管的怒颜,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光顾着祈祷喻文州一时走神没有听见。

“她做的很好啦,”一只手放上你的肩膀,你抬起头看见喻文州站在你旁边,唇角带着笑意,“您也别太严苛。”

你低下头,脸红得不像话。



02

到了宣传部你才发觉办公室里没什么人,大姐大出去洽谈广告的事了,估计得晚上才能回得来,嘿嘿,不过也好,今天上午只有自己能够欣赏喻文州的脸。

一边剪辑索克萨尔精彩镜头一边舔屏的你痴汉地想。

第十一赛季,蓝雨和微草势头竟都锐不可当,比第九赛季的霸图还要可怕些,常规赛胜率五五分,在季后赛的八强四强比赛都幸运地没相遇,两家粉丝都暗自猜测两队是否要狭路相逢再次争夺冠亚。

现在是五月,G市的夏天过早,空调哗啦啦地运作着,制作着3D效果的你在一边的投影仪上看见索克萨尔站在那里,厚重的皮草给他毫无波澜的系统脸增添几分严肃。

好奇怪,明明喻队操纵着索克萨尔的时候,3D投影上感觉索克萨尔是带笑的呀。

如果喻队——能站在索克萨尔的身边就好啦。

你想象着二人站在一起的模样,3D技术已经很成熟,可你几乎没亲眼看过他们站在一起的模样。

你这么想着,站起身来,站定在索克萨尔的面前,唇凑近索克萨尔的唇。

很轻,很轻,尽管你知道你的唇是感受不到分毫触感的,感受不到任何一点喻文州的温度的,可还是要试一试。

就一下,一下。你感觉腿开始发软,你疯狂地呐喊着,在内心的关于喻文州的日记再添上一行,意识却在发黑的视野中溃散,就是一顿没吃早餐,低血糖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

不要摔在他面前,哪怕看见你狼狈模样的只是一个数据。

你倒在地上前,感觉G市的阳光真是温暖啊。

比那个人还要温暖呢。

你心里悄悄地想。




在一阵眩晕中你醒来,一目了然的白色让你知道你到了医院,可床边,床边是谁?

喻文州。

喻文州趴在你床边,柔和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在睡梦中也并不安宁,你伸手去触摸他的眉,他轻轻嘤咛。

犯罪。

你这么想着,他的眼睛就已经睁开。

“你醒了?”

喻文州先是直起身来,眉目间的疲倦却遮不住,“感觉舒服了些吗?”

“嗯……嗯。”你含含糊糊地应着。

喻文州揉了揉眉心,开口就是一句语气温柔得算不上质问的质问,“你几顿没吃饭了?”

你想了想,然后突然意识到你已经三天多没吃正餐,靠牛奶苹果而减肥的你为了眼前这个人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你只得又含含糊糊地应,“一顿?一天?”

喻文州听到这含糊回应在心里甚至暗自骂了声脏话,医生告诉他的你的血糖含量低的不像话,就连几乎不了解这方面的喻文州都知道这根本不正常,哪是你早上说的没吃早餐。

喻文州的脸色有些阴沉,低着头的你却并没注意到,手揪着被单揉来揉去,心想真几把丢脸。

“喻队——喻队谢谢你。”你憋了半天才憋出去客套话。

“不客气。”

天知道来给你送白斩鸡的喻文州看见你站起身,唇轻轻触碰到索克萨尔的唇时内心居然生出了窃喜,在他面前的你是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举动的,长得可爱年纪也小的你和一众蓝雨队员们混得很熟,可看到他来就低着头拘谨着,唇角只对他挂出的温和笑容和安静模样,喻文州不知是另外对待还是不屑聊天。

今天打定注意摸透你的喻文州看见那一幕的时候简直恨不得马上表白,可他却并不冲动,正想等你亲完敲敲门给你送白斩鸡的他看见你啪嗒一下就倒了。

轰。

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喻文州居然他妈的不知所措外加害怕起来了。







这篇一定会填……等等我。

评论(11)

热度(85)